QQ图片20180926163105.jpg
我们真的有那么焦虑吗?
2018-05-28 09:02:00  来源:中国江苏网  
1
听新闻

  伪装的朋友要比凶恶的敌人更坏。

  网名为Ayawawa的情感博主杨冰阳便是这样一个善于伪装的投机分子。她通过贩卖情感焦虑被粉丝称为“情感教主”,那些狂热的粉丝以为教主爱着她们,关心她们,其实这个所谓的“情感教主”挚爱的不过是她们口袋里的人民币。这个自称为第一代网络红人,并宣扬女性要顺从男性,要表现出温柔嘴甜,善于崇拜,以获得男性的信任和投资的“情感教主”,生活中却是一个女强人,在涉外活动中她老公不过是个助手,是给她打杂的。

  有些人神秘,是因为我们太过迷恋和相信她们,稍微有点理性的人都会从她那蹩脚的言论中找出漏洞。

  俗话说,出来混迟早要还,因在情感培训课上,强调慰安妇是利用了女性的性别优势,才在战争中存活下来这样的奇葩言论,被微博平台禁言6个月。看似这个“情感教主”倒下了,其实她依然操纵者她的粉丝,微博上不能说话了,但她贩卖的焦虑仍然存在,可是我们真的那么焦虑吗?我们的精神生活真的那么匮乏吗?我们真的没有一点思考力,随便一句裹挟焦虑的忽悠我们就慌张不堪了吗?

  不管是“你的同龄人正在抛弃你”,还是第一批XX后已经XX了,那不过是他们制造情绪薅取流量的拙劣技艺。生活百态,各有各的存在,有些人家财万贯依然焦虑万分,有些人一贫如洗也能内心富足。

  焦虑又如何,不过是正常的情绪表达罢了。而那些陷入焦虑漩涡里的不幸者,成为那些贩卖焦虑的贩子们砧板上的鱼肉。或许这是文化属性使然,我们的传统文化就是救世主的文化,我们总想着在灾难面临时有一个英雄出现,我们渴望被解救,却很少想到自救。

  即便当下生活无比富足,我们的精神生活仍旧是空虚的。

  周国平对现代人的精神生活进行了总结:一是信仰生活的失落。人生缺乏一个精神目标,既无传统的支持,又无理想的引导。尤其是,人们甚至丧失了对信仰问题的起码认真态度,并对之施以哄笑(现代有些人将求神祈福、装神弄鬼混同于信仰)。二是情感生活的缩减。畸形都市化堵塞了人与自然的交感,功利意识无限扩张导致人与人之间真情淡漠。情感体验失去个性和实质。三是文化生活的粗鄙。诉诸官能的大众消费文化泛滥,诉诸心灵的严肃文化陷入困境。娱乐性传播媒介冒充文化主流,绝无文化素养的记者和明星冒充为文化主角,几有席卷天下之势。

  这是我们的对未知的恐慌。一旦我们在这股巨大的洪流中失去自我辨别和自我救赎的能力时,那些“挂羊头卖狗肉”的情绪贩子便又蜂拥而出,吆喝着各自的产品,一边把你的钱财装入口袋,一边暗地里骂着“傻B”。

  其实,现实中的焦虑被别有用心者放大了。你越是相信他们的鬼话,你越是焦虑,你越是焦虑,她们越是高兴。我不知道Ayawawa那300万粉丝是否比以前更好了,但我知道她们如果执迷下去,他们肯定会迷失自我,等她们越是迷失,这“情感教主”的影响力又会越大。其实她们把自己装在焦虑的牢笼里出不来了,或许很多人并不焦虑,只是周围焦虑的人多了,他以为自己也焦虑了。

  佛度心苦,修的是一颗平常心。社会本身就具有竞争的一面,没有竞争的社会就没有活力,而竞争必然会产生贫富、等级,此乃天道,乃社会进步的必然代价。无弱势,强焉在?一个“弱”字,强已经在其中了。如果我们过分纠结与输赢,我们便会成为焦虑贩子的“盘中餐”。

  其实不管是所谓的“情感教主”也好,还是流量大V也罢,他们贩卖的焦虑,本质是我们思维逻辑和价值观与他们不同产生的自卑感,而所谓的焦虑也无非是价值观冲突所带来的精神痛苦。

  面对那些在自媒体领域摇旗呐喊的大V们,如果他是觉者,我们尊敬他,向他学习;如果他是魔鬼,我们鉴别他,弃他而去。即便是价值观不同,就真有那么可怕吗?如果我们能够多一点独立的思考,我们真的会那么焦虑吗?(陆玄同)

标签:焦虑;情感;粉丝;Ayawawa
责编:孔婧 崔欣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