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图片20180926163105.jpg
荔枝时评:“自恋者”俞敏洪:成功给了他幻象
2018-11-20 14:42:00  来源:荔枝网  
1
听新闻

  文/尼德罗

  (作者尼德罗,荔枝新闻特约评论员,资深时事评论人;本文系荔枝网及旗下“荔枝新闻”客户端独家约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11月18日,在某次关于学习教育的大会上,新东方教育集团创始人俞敏洪语出惊人:“一个国家到底好不好,我们常常说在女性就是这个原因。因为中国女性的堕落,导致国家的堕落。”

  由于这句话炸了锅,俞敏洪又回应道:“女性素质高,母亲素质高,就能够教育出高素质的孩子。男性也被女性的价值观所引导,女性如果追求知性生活,男性一定会变得更智慧;女性如果眼里只有钱,男性就会拼命去挣钱,忽视了精神的修炼。女性强则男人强,则国家强。”

  俞敏洪登上了越描越黑的巅峰,成功坐实了“直男癌”的指摘。但是,如果对俞敏洪的家庭生活有一定了解,就可以发现这其实是俞敏洪的肺腑之言。俞敏洪对母亲很孝顺,甚至对母亲干涉新东方内部事务都很放任,这是不少早年员工都有记忆的;同时,他也称得上是一个“气管炎”,对妻子的意见和态度极为尊重。

  譬如1988年俞敏洪准备出国,妻子就起了很大的作用。“每次我挑灯夜战TOEFL和GRE的时候,她就高兴地为我煮汤倒水;每次看到我夜读三国,她就杏眼圆睁,把我一脚从床上踹下。”事实上,妻子杨桂青对俞影响的确很大,某种程度上,俞很享受妻子的敦促、唠叨和柔情。

  俞敏洪对中国女性很失望,实际上是把自己的母亲和妻子当作“模范”,在家庭内部尽心尽力,对丈夫不断进行激励、“打磨”。传统中国的家庭伦理主张女性“无为”,一方面要甘于牺牲,另一方面要不争名利,全力支持丈夫——不管是惩罚和鼓励,只要为了男性的事业而服务,这就是女性发挥自身最大优势和价值的场所。

  而对比自己的妻子和母亲,俞敏洪看到今天很多中国女性或被消费主义绑架,没能好好支持丈夫,也没能好好带孩子,她们失去了自己的优势和责任。为此,他感到痛心,也表达了愤怒。

  但俞敏洪实际上暴露了自己的价值坐标:他只尊重恪守家庭责任的女性,对于女性走出家庭,他有一种恐慌。俞敏洪认为自己的成功离不开妻子的“打磨”,这一点很让人玩味。这就是说,如果妻子也去创业了,就没办法“打磨”他了,那么他也无法成功。

  这说明俞敏洪的“秩序观”是传统的,在家庭范围内,他也许也会支持女性工作,但前提是女性做好“该做好”的职责。对丈夫要进行敦促、打磨和引导,对孩子也是一样,丈夫和孩子应该是被妻子和母亲滋养的。

  原本,一个人对自己家庭内部的分工很满意,这也没什么大问题。但是俞敏洪太成功了,以致于他有了一种幻觉,自己看到的和拥有的就是最好的。但实际上,俞敏洪被自己事业上的成功给蒙蔽了。

  比如俞敏洪成功的原因有很多,但有几个很关键:一是上了北大,二是遇见改革开放创业潮,三是妻子的打磨。当然,俞敏洪自己肯定非常努力,有很多可贵的品质。但是如果我们仔细辨别一下三个原因,就会发现他其实还占据了很多隐形的优势。

  比如说出生于1962年的俞敏洪,如果他出生就是女孩,那么在一个多子女家庭内部,他上北大的概率就会低很多,反而大概率会早早结婚,相夫教子去了。所以他作为男人投胎到这个世界,首先就是巨大优势,但他忽略了这一点。

  又比如创业成功,要知道30年前的创业环境,社会舆论对女性很不利,如果换成今天,可能成功的就是俞敏洪的妻子,俞敏洪自己正忙着接送孩子上补习班呢?所以,职场对男性更友好,这一点他也忽略了。

  最后是妻子打磨,因为那个时代的女性选择空间小很多,所以大部分女性只能选择支持自己的丈夫。这种现象在今天正在逐渐被打破,俞敏洪有点不太适应,因为跟他经历的和想象的不合拍。

  说到底,俞敏洪处在一个被成功包裹的“舒适区”,以致于他已经忘记了自己在无形中占有的巨大优势。他不明白,对于女性来说,很多选择其实都是“无奈”,很多温柔也只是“规训”的产物。由此可见,成功虽然值得追求,但成功本身也像一个牢笼,他会固化成功者的很多想法,让他自恋,让他自大,让他完全跳不出成功来看看自己和他人。

标签:
责编:孔婧 崔欣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