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图片20180926163105.jpg
荔枝锐评:"百年树人"?这两个故事或许是正确打开方式
2018-09-10 15:10:00  来源:荔枝网  
1
听新闻

  文/周云龙

  (作者周云龙,荔枝新闻特约评论员,电视媒体人;本文系荔枝网及旗下“荔枝新闻”客户端独家约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古人云:一年之计,莫如树谷;十年之计,莫如树木;终身之计,莫如树人。现在的说法是,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这里的“树”,是种植、栽培之意。不过,“树人”的“树”,也可以是具象的。

  教师节前夕,媒体上教师群体的典型报道铺天盖地,大屏小屏的图文视频里,有棵“树”让人眼前一亮。

  在苏州,吴江区盛泽实验小学,校园里有5棵梨树。每年梨子成熟前,就会莫名其妙地被摘了。有人说筑个篱笆,有人说装个探头,身为语文老师兼校长的薛法根却认为,这是典型的行政思维。学校种梨子,主要就是绿化,让学生去实践,让学生去发现什么时候开花、什么时候结果。孩子们长大了会想,这个校园给了他什么,给了他自由,他一定会怀念这所学校。

  树,是校园的标配。在南京,浦口区行知小学,学校里栽了8棵柿树。柿子成熟的季节,伸手就能碰到的柿子,居然没有一个孩子摘。每年金秋,同是语文老师的杨瑞清,和老师们一起带领学生采摘柿子,举办“柿子节”。平平常常的柿子,在杨瑞清的课堂上被解读为“劳动之果”,全校师生劳动的结晶;“智慧之果”,同学们以柿树为题,写日记、做数学题;柿子也是“道德之果”,因为有个体的自我约束,才有一树丰收的果实;柿子还是“艺术之果”,绿油油的叶子、红艳艳的果实,装点着校园的美丽。最后,杨瑞清还要求孩子们把柿子带回家,与家人一起分享甜美的果实。

  什么是教育?爱因斯坦有过一个精辟的说法:当你把受过的教育都忘记了,剩下的就是教育。许多年之后,盛泽实小和行知小学的孩子们,一定会忘记老师课上讲的好多东西,或许会记住校园里的某一棵树,记住梨子或柿子的味道。

  不同的树,开不同的花,结不同的果;而不同的学校,有不同的教育,不同的收获。盛泽实小的树,传递的是尊重、信任和自由,而行知小学的树,培育的是孩子的规则意识,引导孩子学会等待、共享。

  两位老师的教育理想,本质上是一致的,都是以树育人,都是朝向人的自我管理:一个是儿童立场,所有的果树都不设防,孩子们想什么时候摘都可以;一个是教师视角,一点一滴、一事一物都作为日常规范的校本教材。

  某个角度说,行知小学的“树人”,涵盖自我管理、规则意识、情绪体验、家校互动等多元主题,立体、丰富、饱满,而盛泽实小,开放包容,悄无声息之中唤醒孩子的善心和良知。

  梨树和柿树,不同的品种,而当它们成为教育的载体,不管什么形式,都有不同的适用人群,都有可圈可点之处。合适的,便是最好的。

  学校,应该让每一面墙壁都说话,当然不要放弃每一棵树。“树”和“人”勾连、互动之后,树还是那棵树,而人不再是那个人——“树人”,也是“塑人”。

标签:
责编:孔婧 崔欣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