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图片20180926163105.jpg
博士抄袭映照格局视野培养的失败
2018-07-03 10:11:00  来源:中国江苏网  
1
听新闻

  7月1日,暨南大学方面表示,6月上旬,学校收到关于2014级已毕业博士生熊科伟涉嫌论文抄袭、剽窃的举报,经校外专家鉴定和学校学术道德委员会认定熊科伟在读期间公开发表的论文不符合学术规范,存在严重抄袭、剽窃现象,情节恶劣,决定,撤销熊科伟博士学位。同时启动对其博士研究生指导教师追责程序。(据澎湃新闻)

  搞了多年抄袭工作,并且借助这些抄来的论文斩获多项荣誉的熊博士这次大概要彻底的“熊”了。真是应了那句老话,“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出来混终究是要还的。

  对于学术领域的抄袭者而言,一旦事发,其结果就是身败名裂。学位被取消可能还是小事,丢掉工作砸了饭碗可是大事,而且,污点一旦产生就会伴随终身,以后再难在学术圈子里立足,甚至后半生的生存都成问题。

  当然了,这是悲观的揣测,也可能人家足够聪明或者有足够大的能量,从此更名改姓或躲入幕后,继续做得风声水起也未可知。毕竟,能把抄袭玩得很溜,并且很多年不被发现或者被举报也能多年屹立不倒的人,其情商与智商一定都有超越常人之处。

  只是,不管怎么说,抄袭都不是一件光彩的事,而且,以现在信息流通与查询之便捷,即使抄袭的对象来自某个鲜为人知的人物或论坛,想要终己一生不被发现,可能性几乎为零。想来,像熊博士这样传媒专业的人才对此更是知之甚详,对其后果了解得更是比普通人更为清楚。

  因抄袭东窗事发而身败名裂的人,熊博士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为什么像熊博士这样的人还不顾身败名裂的危险弄屡涉此险地呢?

  以熊博士们的智商与情商来看,他们作此押上一生前途的赌博显然是不理智的,但从其抄袭行为持续的时间来看,这又显然是出自他们理性的选择。所以,在这不理智与理性交织的背后,一定有更加复杂的因素在驱使他们如此行动。

  存在侥幸心理当然是原因之一,贪图眼前利益也是重要的原因,但这些显然都不足以解释其冒险而愚蠢的行为。其实,究其根本,是一个格局与视野的问题——格局小,视野窄,自然不会考虑得太长远,相比长远的利益而言,眼前的利益才是最最重要的,所谓“鼠目寸光”便是此理。

  格局与视野来自教育,于熊博士而言,十几二十几年的教育没有让他成为一个有着大格局和宽视野的人,反而成了一个鼠目寸光且毫无道德感的人。说到底,是我们的教育,尤其是高等教育存在诸多的问题,培养了很多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而不是胸怀天下之人,培养出了很多蝇蝇苟苟之人,而不是放眼全球着眼未来之人——他们可以为眼前的利益争得头破血流,却不肯为了长久的利益、为了家国的使命而有所取舍,抄袭他人的学术成果并且乐此不疲只是个中表现之一。

  有大格局,则断不会行此无耻下作之事,给自己一生埋下毁灭的炸弹;有宽视野,则断不会寓于眼前之小利益,遗万劫不复之祸根。大学如不能培养出大格局的人,则大学不能称其为“大”,教育如不能教育出宽视野的人,则教育不能标榜其能“教”能“育”。熊博士导师在其抄袭过程中的失察,也正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教育中问题之所在。造成此种之状况非一日之力,消除问题之根源显然也非一日之功,需要多方反思、多方发力、多方变革才行。(张楠之)

标签:
责编:孔婧 崔欣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