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0X50横幅.jpg
班费成“感恩费”,教育滥权该收手了!
2019-01-18 17:41:00  来源:中国江苏网  
1
听新闻

  1月15日,有微博网友晒出两张微信截图,称是“湖南省郴州市二中高569班的班费开支详单”。图中称,班费总收入9000元,开支除复习资料印刷费,还包括给各位老师表心意,内容包括“和天下”烟一条、请老师沐足等。此事引发热议,随后调查组核实发现,该校6名教师违规接受宴请并收受红包情况属实,目前均已受到相关问责处理。(1月17日东南早报)

  敢吃敢拿、敢要敢收,“班上6名任课老师“集体沦陷”——这种吃拿卡要的嘴脸,跟手术台上的红包、审批流程中的好处费有什么差别?官商之间不清不楚,权力容易寻租;师生之间利来利往,教育斯文扫地。拍马屁的家委会、无节操的教育者,上演了一出职权领域的暗黑大戏。明目张胆、毫不忌讳,这究竟是6名任课老师不约而同集体放松了警惕、还是基层教育生态集体溃坏后的真实投影?

  值得一说的是:前不久,发生了一件让不少浙江台州的学生家长气得牙痒痒的事——骗子假借“班主任”之名,向不少家长收取了68元的“班会费”,全台州有近千名学生家长被骗。这些骗子,竟然还是十六七岁的“孩子”。他们号准的一个心理是:家长在给老师交钱这件事上,从不会问为什么、也不敢问为什么。这大概是全中国都知道的道理:除了极少数“爱较真”的家长,不敢输在起跑线上的绝大多数家长们,对于老师的要求是“言听计从”的。有人说这是“尊重”,但,“尊重”的前提是平等;与其说是“尊重”,不如说是“屈从”。怕孩子吃亏、怕老师报复,教育维权通道狭窄而闭塞,双方博弈,胜败立分。

  这是个不争的现实:在各个领域再是牛气哄哄的家长,面对孩子老师的无理要求也不敢较真半分。让低龄的孩子做PPT,半夜三更发作业答案,各种资料必须家长打印,恨不得每家都有个家长守着班主任发话的QQ群或微信群……这些“无情、无耻、无理取闹”的作为,在城市基础教育版图上,大概每天都在上演。回头看看,2018年所谓“陪子女作业”的花式崩溃故事,有几成是恪守住了家校合作的权责底线?任性而霸权的教育者,将家长逼到与孩子斗智斗勇的一线。很遗憾,全社会几乎默认了这种教育滥权乱象。

  尊师重教,不等于放任教育霸权。这里有两基本逻辑,有必要严肃重申:第一,所谓“教师是人类灵魂工程师”等判断,是希望、是吁求,不是天生的现实、更不是任何人到了教师的岗位就自动完成了灵魂净化的幻象。不妖魔化教师群体,但是,也请不要“天使化”每一个寻常岗位。第二,尊重不等于不要监督,有规则方有真正的平等。既然教师手里掌控着事实上的权力,那么,必须有对等的笼子来规范和约束这种权力,绝不能仰仗所谓虚化的道德自觉和职业自律。这世界上没有天然免检的商品,也没有不受制衡就干净无忧的权力。

  立德树人,教育之本。如果教师群体歪风邪气自难禁绝,有何脸面要求待遇与尊严?吃拿卡要,在一些地方一些学校,早就是病入腠理的顽疾,家长不敢怒、学生不敢说,如果主管部门不愿管、不想查,“基础不牢地动山摇”的风险,恐怕也会从这些司空见惯的红包和吃请中蔓延开去。

  在义务教育中居高临下指使家长、在高等教育里野蛮任性压榨学生,一些地方的教育滥权之祸,早已演绎成段子、笑话、公愤、悲剧,2019年,但愿规矩和纪律能让教育者清醒起来,也但愿制度设计能厘清“重教育”和“重规矩”之间的利害关系。(邓海建)

标签:
责编:孔婧 袁涛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