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图片20180926163105.jpg
关掉“美颜” 电影要触摸现实痛点
2018-09-20 09:08:00  来源:中国江苏网  作者:陈吉德  
1
听新闻

  经典作品大都以一颗炽热的心和锐利的目光来触摸现实,并直视现实的痛点。就当下中国电影而言,虽然不乏触摸现实痛点的作品,如《白日焰火》《推拿》《警察日记》《中国合伙人》《亲爱的》《老炮儿》《百鸟朝凤》,但这样的作品实在寥若晨星,屈指可数。

  回归现实,拒绝粉饰美学

  电影要触摸现实的痛点主要有两层含义:首先,创作者要有回到现实、敢于对现实说话的精神;其次,创作者要有直视现实痛点的勇气,不能一味地唱赞歌。如果创作者心中根本不存在现实精神,也无所谓触摸现实的痛点。

  反观当下,我们的电影作品大都远离现实。太虚的魔幻、太远的历史、太假的故事、太多的戏说,让我们看不到任何现实的影子,对此有人戏称为“两张封神榜,三桌鸿门宴,四个孙悟空,五位关云长”。2016年,“好莱坞编剧教父”罗伯特麦基来华讲学时指出了中国电影的十大缺点,其中之一就是逃避现实。

  比逃避现实更可怕的是粉饰现实。有的作品看起来取材于现实,其实只是抓取现实浮泛的表象,与真正的现实毫无关系,却让观众误认为这就是现实,郭敬明的《小时代》系列即是典型。高楼大厦、时装、豪车、别墅、俊男靓女、矫饰的情感……这美轮美奂的影像世界让人在无尽的假想中找不到“回家”的路。这样的作品信奉“美颜”艺术,偏爱粉饰美学,讲究娱乐原则,对活生生的现实真相却视而不见。

  触摸痛点,不是给时代抹黑

  我们提倡电影触摸现实痛点,直视现实中的矛盾、弊端和伤痛,并不是给时代抹黑,给现实增丑。歌颂美,乃“爱之欲其生”,批判丑,乃“恶之欲其死”。银幕诗人孙瑜早就指出,电影假如能用来描述民间的痛苦,至少可以促进社会的自警,让社会自己想一想,应该如何改进自己。中国电影史上,《姊妹花》《狂流》《渔光曲》《马路天使》《一江春水向东流》《阿Q正传》《茶馆》《生活的颤音》《人鬼情》《生死抉择》《三峡好人》等大量作品,均以不同的方式深刻地触摸着现实的痛点,拨动着观众最敏感的心弦。

  现实的痛点分为时代的大痛和个人的小痛。前者如国企改革(《二十四城记》)、传统文化保护(《百鸟朝凤》)、城乡差别(《杀戒》)、贫富悬殊(《天注定》)、人口拐卖(《亲爱的》)、官员不作为乱作为(《我不是潘金莲》)、人身保障(《盲井》),后者如亲情(《千里走单骑》)、友情(《落叶归根》)、爱情(《图雅的婚事》)、家庭(《万箭穿心》)、求职(《十七岁的单车》)、下岗(《疯狂的赛车》)、法制与伦理的冲突(《秋菊打官司》)、战争对个体的影响(《鬼子来了》)、媒介对个体的吞噬(《搜索》)。无论触摸的是时代的大痛还是个人的小痛,这类电影作品都会使人清醒,让人看到现实的真实面目。

  触摸痛点是一种现实精神

  电影要触摸现实的痛点,本质上是要求电影有一种现实精神,这种现实精神当然可以体现在现实题材电影中,但也可以体现在非现实题材电影中。姜文的《让子弹飞》的故事背景设置在北洋军阀年代,却让人看到了当下社会中正义与邪恶、富裕与贫穷、传统与现代、进步与落后的冲突;周申的《驴得水》讲述的是民国往事,却直指当下社会中的官员腐败和教育弊端;周星驰的《美人鱼》谱写了一段人鱼相爱的美丽童话,却让人体悟到当下环境保护的重要性。由此可见,电影能否触摸现实的痛点与题材选择无关,现实题材也可以远离和逃避现实,非现实题材也可以直视和批判现实。

  电影是一门艺术,具有商业属性,但这决不是唯一属性。2014年,许鞍华导演的《黄金时代》票房惨淡,竟然有人这样奚落道:“赚钱是硬道理,不赚钱的任何模式都是耍流氓!”这种观点是多么庸俗和可怕!电影作为一门大众化的媒介艺术,一定要有现实担当,不能把生理快感当成艺术美感,把票房当成唯一的尊神顶礼膜拜。心中无时代,眼里无现实,胸中无大义,肩头无责任,肆意炒作,娱乐至死,这是电影的致命伤。

  习近平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指出,能不能创作出优秀作品,根本决定于是否能为人民抒写、为人民抒情、为人民抒怀。一切轰动当时、传之后世的文艺作品,反映的都是时代要求和人民心声。面对复杂多变、急速发展的当今时代,我们的电影工作者一方面要发掘现实中的正能量,另一方面不能回避现实中的矛盾和弊端。在捕捉现实痛点方面,印度电影《摔跤吧,爸爸》《神秘巨星》《起跑线》、伊朗电影《德纳和西敏:一次别离》《推销员》等作品都做了很好的榜样,我们应当向它们学习。

  一言以蔽之,如果一个民族只盯着光鲜亮丽的一面而乐不思蜀,缺乏批判和反省精神,那么这个民族注定没有未来。□ 陈吉德

  (作者为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标签:
责编:孔婧 崔欣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