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50.jpg
1200x50(1).jpg
爱心都不应被辜负,孩子的死也不应被消费
2018-05-26 15:44:00  来源:中国江苏网  
1
听新闻

  真相缺失的事件总是情绪现行。

  近日,微博和朋友圈内一篇“王凤雅小朋友之死”的文章在舆论掀起轩然大波。一时间,关于王凤雅母亲杨美芹诈捐的消息甚嚣尘上,有作者喊出这是城市精英对乡村的一次侮辱?

  我不认为这是什么城市对乡村的侮辱,而且也没必要上升到地域身份上说事。

  我们在着急的宣泄情绪容易,可对于一个家庭造成的伤害是巨大的,伤痕很难消弭。我没有为杨美芹狡辩的意思,但一个刚刚逝去女儿的母亲内心该有多悲痛,我们应该给予理解。虎毒尚且不食子,何况人母乎?如果能够救活,他们有什么理由放弃?难道眼眼睁睁看着孩子死掉能让他们获得快感?就像风雅的爷爷说的那样“如果有治疗方案能治好,我们不去治,我们是傻了是不是?”

  至于民众以及志愿者质疑是否存在诈捐?是否存在用热心网友捐给小凤雅的钱去救她们的儿子一事,红星记者曾采访过凤雅爷爷,据他称,雅雅发病是在2017年农历10月份,与网络所说的去年9月发病并不相符。雅雅确诊后,家属通过水滴筹发起两次网络募捐,募捐金额共计3.8万余元,而非网传的“15万元”。而且雅雅一共五姊妹,其中雅雅排行老四,患兔唇的是最小的弟弟飞飞(化名),非网传的“哥哥”。而飞飞接受唇腭裂手术的时间是在去年4月,非网传的去年12月。

  至于上述信息是否真实,向北京嫣然天使儿童医院和水滴筹求证并不难。可是我们就是没有耐心,我们不相信自己的爱心用对了地方,我们不相信别人会善待我们的爱心。或许,这份信任本身就是脆弱的,哪怕一点风吹草动,彼时因为爱心而缔结的爱心同盟就会土崩瓦解,说到底,我们不是爱别人,不过是爱自己。

  有些事可能永远没有真相,有些事我们不妨等等,听听当事人怎么说,听听权威媒体怎么说,别着急忙慌的因为一篇有着诸多漏洞的自媒体雄文而喊打喊杀。别在网上把自己伪装的像个圣人,我们不过都是有着贪嗔痴的普通人。

  在我敲下这些文字的时候,北京青年报报道说此时当事人家庭已将剩余善款上缴给有关部门,且确定筹集的善款为3.8万元。那么当时网络上曝出的15万元如何得出的,是否有人要为谣言承受代价。

  志愿者们的质疑没有错,在这个爱心屡屡被辜负的时代,谨慎一点可以理解,但是他们完全有更恰当的方式去对待一个刚刚痛失亲人的家庭。别人不仁,你也不义,那彼此便是一丘之貉,又有什么脸面站在道德高地横加指责。

  但是那些道貌岸然的慈善机构也并非就一定拥有一颗救世主的心。据杨美芹的公公说:当时重庆一家爱心机构一男一女赶到她的家,对着雅雅拍,对着她妈拍,孩子折腾了一路,我们当时担心雅雅受不了这样的折腾,但想着人家也是好心,就同意了。等到医院后,挂完号等待的中间,又来了六七个人,又是一番拍摄,看着孩子受罪,雅雅她妈开始哭了。最让他们受不了的是其中一个爱心人士说‘哭!哭得越痛捐钱越多’。

  如果慈善必须要在对当事人的折腾中,以及通过标榜自身慈善的属性为目的话,那慈善本身的功德就打了折扣,这又怎么能叫慈善呢?不就是一种营销吗?慈善,有时就像漂白剂,能把各种丑陋的、肮脏的统统漂白,让伪装者看起来更善良,为邪恶的灵魂披上神圣的外衣。

  那些以善款为名,向一个家庭实施暴力的狂徒,应该好好的反思一下,在真相不清楚出的时候,我们在做什么,这个社会,谁比谁高尚不了多少,在摄像头看不到的地方,我们未必都是像看起来那样正义。去年一个又一个扎心的事件,还有人记得几个。在群体性的正义凛然中,最可悲的是已经逝去的小风雅,她的死被有些人当成一种展示正义的消费品。这种所谓的正义是肮脏的。

  真相不会缺失太久,只要我们保持一颗淳朴的心等待。我们不会让爱心被辜负,同样也不允许一个花样年华的生命在凋零之后仍被消费。(陆玄同)

标签:
责编:孔婧 崔欣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