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图片20180926163105.jpg
拿什么净化水深坑多的“甲醛房”?
2018-09-13 18:10:00  来源:中国江苏网  
1
听新闻

  近日,新华社报道曝光部分长租新装修公寓污染超标,甲醛检测还造假。记者找了甲醛检测机构的前检测员,据称,甲醛检测水很深,当面也能作假。“甲醛检测收费,大多是按检测的点来收费,测一个地方就是一个点,每个点收费一两百。现在市场比较乱,总的检测费从几百块到上万的都有,各取所需吧。”(9月12日钱江晚报)

  “甲醛房”防不胜防,既难以检测,更难以维权。眼下的新闻看了叫人泄气,因为最靠谱的大概就剩一碗心灵鸡汤:“试着把日子过得简约点、绿色些。”

  杭州白领疑似倒在“甲醛房”里,这事儿之所以叫人悲愤而潸然,是因为两个显而易见的道理:第一,长租公寓市场日益庞大,这意味着住进去的人越来越多;第二,一线城市长租公寓基本是租给产业中间的年轻人,他们,是家庭和社会的中坚。有业内数据显示,中国目前的租赁市场GMV(成交总额)为1万亿元,预计到2030年将达到5万亿元,龙头公司管理规模将超100万间。数字是冰冷的,房间里的生命却是温热的。如果100万间房里肆意飘荡着幽灵般的甲醛味儿,且不谈社会要为之支付多少医疗成本,一整个家庭的命运,会因为这种“短命房”而逆转吗?

  甲醛检测的江湖,可谓是水深坑多。一是两套标准各自纠结。2001年原建设部制定的《民用建筑工程室内环境污染控制规范》和2002年原环保总局和原卫生部制定的《室内空气质量标准》虽都要求甲醛含量须小于0.1毫克每立方米——但前者是强制性的,要求关闭门窗1小时,后者是推荐性的,要求关闭门窗8到12个小时。简言之,推荐标准严于强制标准。二是现场可以自由裁量。检测甲醛的设备可调节,类似渔网,孔大一点,网到的鱼就少,孔小一点,那就一网打尽。于是就算当面作假,非专业客户一般也不会察觉。再加上正规甲醛检测都不会现场读数,每次取样皆具有不可复制性,反复取样不过是反复挣钱罢了。

  在没有专业而公信的检测机构叫人安心的语境下,自我检测或者房东检测,究竟能多大程度抵达目的正义,实在是个叫人惶惑的问题。更何况,下面三个接踵而至的问题可能更为困难:一则,检测甲醛等装修超标的系统性成本,未必是年轻租客承担得起的;二则,就算检测出超标,要论证超标的结果与身体健康之间的隐性损害关系,个人更是无能无力的;三则,就算超标笃定、损害板上钉钉,租赁公司会受到怎样的罚单、租客能求偿到惩罚性赔偿吗?

  安居,方能乐业。买不起房的年轻人,想要长期打拼在城市,于是选择了长租公寓,却不想与甲醛房“同呼吸共命运”——这样的窘状,何日能改观?迟滞的立法该跟进了、失范的监管该上心了,让青年人即便在租房打拼阶段也能保障底线的生命权,这个要求,不能再低了吧!

  一句话,水深坑多的“甲醛房”,总不能有人盆满钵满,有人用生命垫付成本、拖累社会集体埋单。(邓海建)

标签:
责编:孔婧 崔欣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