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图片20180926163105.jpg
时代需要更多“正能量网红”
2018-11-07 13:56:00  来源:扬州网  作者:毛建国  
1
听新闻

  近日,1998年出生的常州女孩郑莲在网络上走红,跟其他靠着唱歌跳舞等才艺受到关注的同龄姑娘不同,她靠的是多次获奖的焊接技术。由于从事焊接工作的女生相对较少,不少网友戏称她为女“焊”子,更多的网友则为她点赞:“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为这位女状元点赞。”

  充满化学物质气味的工作间、厚厚的工作服、火光四射的焊接现场,除了电焊防护面罩的红色,这一切似乎与一个年轻女孩没有多大关系。然而就是这个20岁的女孩,在各种焊接大赛上多次斩获奖项。而且面对网友把她戏称为“女焊子”,她也毫不在意,在她心里,“焊接就是我目前最喜欢的职业。”她的职业规划是成为一名焊接大师,“虽然差很远,但是要向着这个目标努力。”

  这是一个并不缺少网红的年代,然而这个网红还是给人带来了一种不一样的感觉。这个“女焊子”的不一样,不仅在于她选择了焊工这一职业,而且她是真正爱这一职业。从新闻中了解到,当年进入这个职业就是她选择的,而且在报考职业技术学校时,她还为了学电焊放弃了当高铁乘务员。这样的选择不同寻常,而在选择之后的坚守更是不同寻常。

  这个“女焊子”的经历,起码带来两个启示。一个就是我们应该选择什么样的职业。在职业选择时,很多人都讲到了兴趣这两个字,很多人后来也在后悔自己当初没有按照兴趣选择。首先需要眼力,一般人所认为的兴趣真是兴趣所在?其实在兴趣外面弥漫着很多灰垢,多少人可能并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其次则是毅力,在兴趣这条路上不是只有轻松,也需要付出汗水,有时付出汗水也未必得到世俗的回报。如果没有坚毅,所谓的兴趣选择也有可能是后悔。

  还有一个则是我们需要怎样的网红。有人调侃,现在的新人群一半想当网红,还有一半觉得自己就是网红。去年有一项调查表明,54%的95后渴望当网红。7月4日的《中国青年报》报道了一群来自农村的网红,在他们看来,“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打工的”,他们在渴求一种新的人生自由——不打工。当然,我们不应该戴上有色眼镜看网红,但这么多人向往当网红,特别是很多人向往当那种不劳而获,或者只是唱唱歌、跳跳舞、聊聊天、扭扭腰就能获得丰厚回报的网红,显然是不正常的。

  无论我们是不是愿意,都只能接受一个流行网红的年代。问题的关键是,网红到底应该以什么样的面貌出现?还可以具体化为,正能量有没有阅读量,靠正能量能不能成为网红?与其他一些网红不同,这个“女焊子”其实是一种正能量网红,她是以正能量形象出现的,在她的身上也体现了积极向上青春阳光的一面。这个“女焊子”能够成为网红,最起码给我们带来一个启示,我们不仅需要,而且能够出现正能量网红。

  其实这也正常,我们的文化市场,不是也出现了很多正能量作品嘛。正能量与阅读量并不矛盾,正能量也有含金量。现在的问题是,有不少人把正能量与含金量对立起来,这才让人们产生了担忧。如果在当前的网红市场,能够少一些庸俗低俗,多一些正能量的内容,又何至于让人们担心?这也提醒现在的网红经济,应该重视正能量网红的培养,通过正能量给网红注入向上向善的力量。

  心理学上有一种锚定效应,一个社会宣传什么、弘扬什么,就有可能变成什么。正是从这一意义上讲,时代需要更多“正能量网红”。事实上,不只这位“女焊子”,在我们身边还有很多积极向上的年轻人。把更多视线投向这些正能量网红,就会有不一样的青春风采。(毛建国)

标签:
责编:孔婧 崔欣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