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生态建设岂能如此乱作为
2020-08-11 15:03:00  来源:南方日报  
1
听新闻

编者按 7月以来,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陈巴尔虎旗铲毁2万多亩即将成熟的麦子、油菜,突击完成退耕还林指标,造成数百万斤麦子、油菜籽损毁。当地林业和草原局称,种植户在未签订合同情况下强行种植,旗里多次下达停止和禁止种植的通知。言外之意,是种植户违法在先。可种植户却表示,春耕时旗里并没有明确补偿方案,因不知何时补偿,只能先种。一方面,眼看着麦子即将成熟;另一方面,上级催着8月31日前完成退耕还林,该如何是好?

不能让退耕还林背黑锅

■李方向

退耕还林是有补偿的并不是无偿的。虽然从今年春耕前的3月25日起,旗里多次下达停止和禁止种植的通知,但由于陈巴尔虎旗没有及时出台补偿方案,导致数万亩土地仍然被群众种植小麦、油菜等农作物。可以说这不是群众的错。从去年末自治区、呼伦贝尔市下达退耕还林任务,到春耕三四个月的时间都拿不出退耕还林的补偿方式,足以说明了陈巴尔虎旗对退耕还林的重视程度,受到省有关部门的批评也就不足为奇了。

受到批评不反诸求己,反而迁怒于即将成熟的麦子、油菜,让退耕还林背了个大黑锅,实在让人无语。数万亩即将成熟的麦子、油菜被毁导致数百万斤麦子、油菜籽损毁这并不是小事,尤其是在一再强调粮食安全的语境下,必须坚决避免类似事件发生。

“只唯上”,缺乏担当

■马涤明

事情并不复杂,退耕还林、如期完成任务,上级要求是清晰而明确的,本身也没有任何问题。关键是基层落实中的“前松后紧”:2019年就下达了退耕还林还草指标,可到了2020年,退耕还林的补偿方案还没出来,导致种植户在还林还草土地上大面积种植农作物,最终“不得不”毁田还林。对此,人们不禁要问:相关部门、基层干部早干啥去了?

人们无从得知为何当初没能有效制止种植户的执意种植。然而,相比之下,强行铲毁麦田的工作肯定更不好做。毁田难度更大,造成的损失和社会影响也更严重,但一些部门和干部仍“选择”后一种方式,是不是工作力度大小取决于完成上级指标的压力?年初时还不十分紧迫,而临近“上级催”的节点时,因为“不容商量”,所以有些工作就“好做了”?

向上级如实报告实际情况,申请待收完粮食再种树,这样既可以完成工作任务,又不白白损毁农作物。按理说,不难做决定。那么,有些部门和官员究竟是嫌麻烦,还是担心被上面责备年初制止违法种植不力、不敢担当?这是最值得研究的问题。

生态建设岂能如此乱作为

■陈广江

早在2013年,针对某地为完成植树造林指标,将不少良田中的农作物铲除的问题,《人民日报》曾一针见血地指出,不切实际的生态指标,坐在办公室里想象的生态规划,无益于生态建设;生态建设的正道,是尊重自然规律,尊重群众权益,善待一草一木,善待每一寸土地。岂料,时隔多年后,类似的场景又再度上演。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当地重视生态文明建设,积极推进退耕还林,初衷是好的,方向是对的,但要注意方式方法,必须尊重常识,尊重科学,尊重规律,尊重群众切身利益,切实解决好当地种植户的合理诉求。若脱离客观实际,伤害百姓利益,恐怕有违政策初衷。

生态文明建设的核心问题是正确处理人与自然的关系,促进人与自然和谐。退耕还林工作只有紧紧围绕这一核心问题有序推进,才不至于跑偏。而相关部门发布“禁种令”后,相关补偿方案却迟迟不能出炉,种植户的切身利益得不到保障,自然难以阻止“违法种植”现象,事到临头搞突击,结果只会更糟。

退耕还林,经是好经,只是被念歪了。

标签:
责编:孔婧 袁涛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