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图片20190916112322.jpg
博物知美
2019-01-30 10:21:00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程 晨  
1
听新闻

  愿为了工作、生活忙碌的你我,仍然对世界充满好奇,这好奇里有彩虹的颜色,是雪花的温柔

  头顶凤冠,身披棕色羽毛,细长的黑色尖嘴到处啄……这不是啄木鸟,而是一种叫做“戴胜”的鸟。在微博上,《博物》杂志的官方微博被网友昵称为“博物君”。因为总有“好奇宝宝”拿戴胜的图片向博物君询问这是不是啄木鸟,频率之高令人无奈,于是,戴胜又被大家开玩笑地称为“博物君”的“亲儿子”。

  遇到不认识的花鸟鱼虫、树木花朵,拍个照@博物杂志,已经是不少网友的习惯。几年来,“博物君”每年都解答很多“这是什么”的问题,向网友普及了不少博物学知识。

  “这是什么?”是每个人儿时都会问的问题。时光流转,在岁月的磨砺中,我们求学、工作、成家,却在日复一日的忙碌中丢失了儿时最珍贵的好奇心。我们习惯了写字楼前整齐的草坪、马路边遮阴的行道树、隔离带里齐整的盆栽,却不曾留意草叶的形状、花朵的名字。

  其实,中华文化中本来就有博物学传统。《诗经》中,草木鸟兽与托讽相生,“其桐其椅,其实离离”“有女同车,颜如舜华”,既是对生活的咏叹,也是对自然的热爱。形容一个人有才华,更是常用“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描述。

  如今,看到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对自然保有好奇之心,真是令人欣喜。兴趣是了解的前提,了解是保护的基础。心底没有对清水绿岸、鱼翔浅底的温柔缱绻,保护生态的内生动力又从哪里来呢?

  更乐观的是,许多内容生产者已经看到博物学领域的需求,网上书店有丰富的博物学出版物可供挑选。前些天,我的同事“蔡画家”为一篇关于物种入侵的科普报道创作手绘插图,见报后,其精美雅致收获好评与赞叹无数。

  可以说,在今天,博物学是快节奏中的生活美学,徜徉其间,获得的既有美学愉悦,又有科学乐趣。汪曾祺在《葡萄月令》中写道:“都说梨花像雪,其实苹果花才像雪。雪是厚重的,不是透明的。梨花像什么呢?——梨花的瓣子是月亮做的。”如果不曾细细观察,怎么会有这样美而精当的比喻?

  花开花落,草木缤纷,世界真美。愿为了工作、生活忙碌的你我,仍然对世界充满好奇,这好奇里有彩虹的颜色,这好奇里是雪花的温柔,这好奇里是对大自然爱之不够的你我。

  《 人民日报 》( 2019年01月30日 14 版)

标签:
责编:孔婧 袁涛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