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江苏网>江苏网评论 > 媒体观点 > 正文

0

携程亲子园虐童,应将聚焦点放在真正责任方上

来源:未来网   2017-11-09 08:55:00
纵观此次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网络上的舆论几乎一边性的指责携程的不作为。其实在这件事情中,携程是亲子园服务的购买者,发生这样的事件,携程实际上也成了“躺枪者”。

  11月8日,携程亲子园曝出幼儿教师虐童事件,一时间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顿时舆论哗然,大多数人纷纷指责携程的不作为与监管不力,痛斥携程的种种不良现象。在舆论相对统一的大环境下,我们必须要保持相应的理性和逻辑思维,明晰责任,确定事故结果由谁来担当。

  据公开资料显示,携程此前曾试图开办内部托育中心,为员工解决后顾之忧,然而,亲子园仅开了一周,就被相关管理部门紧急叫停,理由是缺少“行政许可”。此后,由长宁区妇联牵头,携程与上海《现代家庭》杂志社旗下“为了孩子学苑”合作,成立 “妇女儿童之家——携程亲子园”,由“为了孩子学苑”提供日常托管服务。

  所以必须要明确,携程亲子园实质上不是携程在教学管理的,而是携程委托《现代家庭》杂志社下属“为了孩子学苑”进行管理的,而据相关媒体报道,《现代家庭》杂志社是由上海市妇女联合会100%持股,认缴出资额为180万人民币全资主办的。

  同时,笔者也注意到携程亲子园项目也是2017年上海市政府实事项目“公共托育服务”第一批试点。既然是试点,那就意味着社会有需要,人们有需求才会进行试点。携程作为一家大型企业,在自身没有资质办学的情况下,根据自身需要,寻求合适的方法来安置员工的孩子,解决员工的后顾之忧,这无可厚非。但必须要明确的是,试点可以试,路子可以探索,但相应的“软件”设施一定要跟上。

  我们无法否认亲子园的开办为携程的员工确实是带来了便利,为安稳员工,促进企业发展都起到了良好的推动作用。但我们也看到了亲子园因为主要管理部门管理不善导致一些弊端日益凸显,虐童事件的发生更是让这条试点探索之路遭遇了滑铁卢。所以,此次亲子园虐童事件的最终责任担当方实质上是上海市妇联,而不是携程。

  其次,必须要明确,当地教育管理部门也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发生后,上海长宁区教育局表示,携程虐童事件托幼所未在教育部门备案,其管理职责在妇联。我们且先不论亲子园有无在当地教育部门进行备案,一个以教育为名的托儿机构发生事端后主管教育的部门却说与自己不相关,这实质上就是一种推脱责任踢皮球的表现。

  据上海市长宁区教育局主要职责内设机构和人员编制规定中主要职责的第九条显示:负责对教育工作督导检查和评估,指导和协调区域内国际教育和社会力量举办的非学历教育的工作。笔者想问,难道亲子园里面进行的教学看管行为不是教育行为吗?难道亲子园里进行的教学看管工作不算教育工作吗?难道亲子园不算教育机构吗?既然当地教育部门对自己的职责作了明确规定,那又何来与自己不相关一说?

  当然,携程在此次亲子园虐童事件中,虽不承担实质性的错误,但也并不是毫无过错。在亲子园日常巡查和监管方面,携程做的还是不足的,也就进一步助推了此次虐童事件的发生。倘若携程在日常管理上再用心一点,在管理机制上更完善一点,对宝宝们再关心一点,也许这样的悲剧就不会发生或者能够更早的发现问题从而解决问题。

  纵观此次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网络上的舆论几乎一边性的指责携程的不作为。其实在这件事情中,携程是亲子园服务的购买者,发生这样的事件,携程实际上也成了“躺枪者”。网络空间,需要更多的理性思维来引导舆论,辨析事件本质,切莫因一时的冲动而引起网络舆论暴力,不然就迷失了在网络上发声的真正涵义。

  (未来网评论员 丁君朋)

标签:

责任编辑:胡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