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0x50(1).jpg
ad50.jpg
从崔永元遭死亡威胁看普通人的举报之难
2018-06-05 09:47:00  来源:红网  
1
听新闻

  崔永元曝范冰冰4天6000万元天价片酬,并起底疑似“大小合同”“阴阳合同”等偷漏税潜规则。6月3日,此事有了最新进展。记者从国家税务总局获悉,针对近日网上反映有关影视从业人员签订“阴阳合同”中的涉税问题,该局高度重视,目前已责成江苏等地税务机关依法开展调查核实,如发现违反税收法律法规的行为,将严格依法处理。(6月4日《法制日报》)

  从“一个真敢要,一个真敢给 ”开始,到国家税务总局责成调查影视从业人员“阴阳合同”涉税问题,刚好是10天时间。这10天里,小崔得到了无数人的支持,也得到了无数人的谩骂。剩下的不支持、不谩骂的,有的是看看热闹,有的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6月2日,《北京日报》官方微博发声力挺崔永元:倘若崔叔曝光的大小合同确有其事,那么这件事的性质就不仅是明星天价片酬的行业乱象,更是涉及巨额税款偷漏的重大违法行为。如果阴阳合同早已成为演艺圈公开的秘密,那么对于这种大规模偷税漏税违法行为难道不该严厉打击?

  这应该是崔永元手撕范冰冰以来,第一家态度鲜明站出来力挺他举报巨额税款偷漏重大违法行为的媒体。换句话说,《北京日报》是第一家没有把崔永元手撕范冰冰当成娱乐新闻,而是当成法制新闻来报道的媒体。《北京日报》剑指监管部门:事已至此,早就不是民不告官不究的问题了,有关部门难道不应该去查一查小崔那一抽屉合同,给大伙一个说法吗?

  真的要感谢《北京日报》的发声。作为负有舆论监督职责的媒体,该报没有把自己沦为吃瓜群众,而是秉着职业操守,发出强有力的追问!这一追,追出了“有关部门”的态度。

  6月3日下午,国家税务总局表态:高度重视,已责成江苏等地税务机关依法开展调查核实。如发现违反税收法律法规的行为,将严格依法处理。江苏省地方税务局随后作出回应,已组织主管税务机关等依法开展调查核实。国家税务总局和江苏省地方税务局的权威消息源很快得到了包括新华社等各大媒体的转发。

  至此,“崔永元手撕范冰冰”不再是单纯的娱乐新闻。

  有规则,有潜规则。规则,是需要大家共同遵守的制度或章程。潜规则,属于拿不到台面上,利用隐蔽的方式获取规则范畴内所无法获取的利益。比如有的女演员想出演重要角色,就要被投资方、制片人或导演什么的“潜规则”一下;女下属想继续“进步”,就要被男上司“潜规则”一下;女医药代表想使自己代理的药物进入医院或让医生多给病人开他们的药,就要被医院领导、主任、男医生什么的“潜规则”一下。

  明星们的“阴阳合同”,也是一种潜规则。比如,演一部戏拿了6000万片酬,小合同是1000万,这1000万是可以拿到桌面上说的,还有5000万则是拿不到台面上的。能拿到桌面上的叫“规则”,拿不到桌面上的叫“潜规则”。

  去年9月4日,国家五部委在联合下发的《关于支持电视剧繁荣发展若干政策的通知》中,对于优化片酬分配机制问题,曾明确提出“严禁播出机构以明星为唯一议价标准”的要求。随后,中国广播电影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电视制片委员会等联合发布了《关于电视剧网络剧制作成本配置比例的意见》,明确提出“全部演员的总片酬不超过制作总成本的40%,其中,主要演员不超过总片酬的70%,其他演员不低于总片酬的30%。”

  然而,这道被称为史上最明确“限薪令”被“阴阳合同”玩弄在裙摆之间。

  如今,这一在演艺圈非常普遍,业界再正常不过的“潜规则”被崔永元给捅破了。这一捅破不当紧,范冰冰工作室慌乱中发表《严正声明》:崔永元公开发布涉密合约,既破坏了商业规则,又涉嫌侵犯范冰冰女士的合法权益。

  本来拿不到台面、“打死都不能说”的事情,被崔永元活生生逼得发《严正声明》,等于亲口承认了“阴阳合同”的存在。也难怪国家税务总局责成调查影视从业人员“阴阳合同”涉税问题的消息发布后,有网友送了八个字“纯,属虚构,乱,是佳人”。

  但崔永元真是挺不容易的。针对泼向小崔的一盆盆脏水,一屏屏咒骂,演员袁立5月31日发微博说:心疼崔老师,他们写声明,营销号,水军,齐上阵,真是感觉宣传电影的阵容都来了。就娱乐圈,这点事,尽量保守秘密,都从“底层”爬到今天,不容易,给他们留碗饭吃!但是,真别过份,你们那点事,我压根儿就没说过,都替你们留着脸哪!别欺侮人没够!恶心!

  作为曾主持过《实话实说》、曾为全国政协委员、有着1160多万微博粉丝的崔永元,在网上实名举报了10天,才有了国家税务总局牺牲星期天时间的表态,可见普通人举报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很多举报都在不理不睬不回应中被人淡忘了。

  同时,崔永元也遭到了实名认证的死亡威胁!

  崔永元的举报,不由让笔者想起多年前一位地级市纪委书记的遭遇。有一年,有人给这位纪委书记送了1万元钱,担心她不收,干脆直接告诉她“所有副市级以上领导都给了。”这位纪委书记上班后,把自己收的1万元交到了纪委的廉政账户。结果,其他收钱的领导听说后,也只好乖乖地把钱交到了纪委的廉政账户上。后来,上级要求领导干部进行住房清理,每名领导只能享受一套政策性住房,这位纪委书记按照上级规定要求副市级以上干部将多贪多占的房子退出来,居然遭到集体软抵制,同为女性的一位市政协副主席还当众对这位堂堂的一市纪委书记进行辱骂。在这样的政治生态下,这个市连续四任市委书记落马。

  幸亏举报人是崔永元。幸亏《北京日报》等媒体站出来喊话税务部门“不能装聋做哑!”

  如果举报者是赵永元或者孙永元,如果压根儿没有媒体去关注,举报者除了被明星们的粉丝一通臭骂,怕是冒个泡就再也没有声音了。(文/宾语)

标签:
责编:孔婧 崔欣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