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图片20180926163105.jpg
大学自主招生,不能只考大城市生活的问题
2018-06-11 16:43:00  来源:中国江苏网  
1
听新闻

  6月10日,中山大学和华南理工大学举行自主招生考试。两校考试题目颇接地气,分别出现了紧扣社会热点的共享单车、广场舞等相关问题,还有“周杰伦《菊花台》歌词‘徒留我孤单在湖面成双’的成双是指什么”“房间里面比较热,开着冰箱门可以降温吗”等问题。据悉,为选拔出真正具有学科特长和创新潜质的考生,结合6大类的学科特色,中山大学分别设计了不同的面试方案和面试题目。(《广州日报》6月11日)

  纵览媒体报道所介绍的两校自主招生考题,应该说,华南理工大学的部分题目,跟生活场景相关,知识点又源自中学教纲,考察学生知识内化水平和应用能咯,比如,“房间里面比较热,开着冰箱门可以降温吗?”“已知蜜蜂和蝴蝶挥动翅膀的频率,请问你能感觉到哪种昆虫从身边飞过?”“从月光下的墨砚、黑色的绒棉以及钻了小孔的黑盒子三者中,选出更黑的一个”,等等。

  但华南理工大学的考题中出人意料的出现了周杰伦《菊花台》歌词的分析。考题中出现周杰伦(其实歌词是方文山写的),并不奇怪,奇怪的是考题考察的内容过于简单,毫无区分度。

  有句话叫触景生情,《菊花台》营造出的场景是在北风四起,菊花凋落的秋冬相接的时节,一名男子表达对失去的爱人的痛苦和感伤。“徒留我孤单在湖面成双”就传神的写出了这种难以自控的痛楚。问题是,“徒留我孤单在湖面成双”歌词里的“成双”,意思是非常明确的,属于小学低年级组的题目,跟考察“真正具有学科特长和创新潜质的考生”有什么关系?

  再来看中山大学自主招生考题。该校根据学科方向设计了6类考题。人文组考题富有思辨色彩,比如,“道行之而成,物谓之而然;人是万物的尺度;心生而言立,言立而文明”。而这些思辨的题目,对于来自不同地区、分别来自城市和农村的孩子,并不存在隐性的认知区隔。也就是说,哪怕是来自小城市和农村的考生,能够获得并珍惜把握基本的阅读经典的条件,也完全可能就这些思辨题目得出自己独立的思考。

  但也有部分学科方向的自主招生考题,设计水平值得商榷。比如,社会科学类提出了共享单车、广场舞、高考题目难易等社会热点问题。除了高考题目难易以外,共享单车风潮、广场舞引发的公共空间争夺等问题,直辖市和省会城市以外的其他城市、农村的考生很可能觉得相对陌生。这类题目的出题者因为生活在广州这样一个国际大都市,很可能想当然的认为包括农村孩子,都很了解共享单车问题,对于广场舞扰民问题也有认知——大城市以外的地区的青少年,通过媒体和社交媒体肯定会对一些社会热点形成了解,但这种了解跟生活在大城市、密切接触社会热点而有着深刻感受的同龄人的认知,是完全不一样的。共享单车在国内一些地级城市甚至县级城市都有分布,但分布数量较少,且因小城市地域狭小,使用频率远远低于大城市,没有普遍的进入居民家庭的惯用生活场景。广场舞也是一样,大中城市以外的小城市和农村,也有广场舞的分布,却没有太明显的触发矛盾,不足以引发青少年关注。

  所以,以这类问题作为自主招生考题,实质上设计的是有利于大城市考生的送分题——考官也好,某些考生也好,别不服气,如果社会科学类考题主要提出三农类的问题,包括农村土地流转,包括公共工程征地补偿,包括新农合报销的合理性考量,等等,这些问题都没有超出高考考纲,但显然,城市考生尤其是大城市考生只能以干瘪瘪的语言,拿到很低的分数。

  又如,经济管理类面试题,出现了谈谈你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认识、谈谈你对“一带一路”倡议的认识、阐述企业为什么要承担社会责任、人工智能发展对社会一些职业的影响等问题。这些题目的共同特点在于,适合用一本书的篇幅来提出基本的、概括的看法;如果非要现场回答,则只能提出雷同度很高的套路格式语言,只能展现考生参加自主招生考试所进行的死记硬背能力,而不是校方宣扬的创新能力和思辨能力。(郑渝川)

标签:
责编:孔婧 崔欣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