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江苏网>江苏网评论 > 苏网评弹 > 正文

0

“打野直播”涉嫌违法:别让直播再“野”下去了

来源:综合   2017-03-13 16:18:00
“打野直播”涉嫌违法:别让直播再“野”下去了

  近日,农村里的“捕猎专业户”在网络平台上例行“打野直播”,引来万人围观;无独有偶,直播的隐私侵权也愈演愈烈,直播平台上广泛地出现全国多个城市、不同年级的学生日常学习生活直播,整个教室的样子,每个孩子的面容,一览无余。若说涉嫌违法,这两个案例触及的法律也不是同一条,却都直接反映了直播的法律盲区。

  

  公益组织“让候鸟飞”志愿者表示,“打野直播”并非新生事物,早在去年7月,就在网上见到此类视频。“野猪、獾、果子狸、蛇、野鸟(斑鸠、乌鸫、虎斑地鸫、夜鹭等),甚至国家重点保护动物猫头鹰也涉及其中”。

  3月上旬,记者连续多日对多家直播平台进行观察。搜索“打野”、“怼洞”等关键词,在虎牙、斗鱼、熊猫等直播平台上均能看到相关直播。所涉及的野生动物,包括野鸡、野兔、竹鸡、竹鼠等,不乏“三有保护动物”。此外,主播所使用的捕猎道具中,猎夹、电子诱捕器等也被我国《野生动物保护法》明令禁止。

  志愿者表示,自己曾多次向相关平台举报“打野直播”情况,但平台未给出有效反馈,直播也从未受到影响。

  在直播间,也有观众“喊话”主播,告知他们此类行为违反相关法律,应该停止。部分主播显得十分谨慎,对于“打到的猎物是不是卖了”等相关问题,会回复“都放生了”,还不时表示要去办理狩猎证,并拒绝观众“捕蛇”、“看枪”等要求,因为“会被平台封掉”、“有点违法”。  

  现实 直播内容屡触法律底线

  直播平台上从来不缺新鲜事儿,广大劳动群众开起脑洞,想象力丝毫不亚于职业编剧。真是只有看客想不到,没有播客拍不出。日常直播已经不能满足吃瓜群众的围观热情,城里人的玩儿法也不再新鲜,反而村里的生活成为好奇源泉。近日,农村里的“捕猎专业户”在网络平台上例行“打野直播”,引来万人围观。这样主题的直播并非个例,看客数量也不在少数。

  且不论猎杀动物这一行为本身的道德问题,单从法律的角度来看,“打野直播”中的一些“乡间野味”可能属于国家明令禁止捕杀的受保护动物;主播们的捕猎行为和采用的捕猎工具,也游走在国家法律法规的限制范围,甚至存在刑事教唆的可能。

  除了涉及国家法律法规的禁止性规范,有些直播内容更是存在侵犯其他公民合法权益的嫌疑。直播平台上广泛地出现全国多个城市、不同年级的学生日常学习生活直播,整个教室的样子,每个孩子的面容,一览无余。有教师表示,这样的直播是经过孩子们和家长的同意,方便家长了解学生的课堂表现,直播链接也只是发布在班级的微信群里。但是,一旦发布于网络,传播速度和范围并非个人所能控制。这类直播的点击量很大,网友们纷纷围观,对孩子们的表现进行吐槽、指点甚至恶意批判。或许有孩子因此而在现实生活中受到精神上的伤害,不得而知。

  监管 有存在监管盲区

  实际上,直播从诞生之初就踩着法律的空白地带玩火,主播们为了赚取流量和眼球,不断突破底线。为此,多个相关监管部门都曾相应出台具体的法规制度进行监管。

  ●2016年7月7日,文化部出台《关于加强网络表演管理工作的通知》,对网络文化经营单位传播网络表演行为进行规范。

  ●9月9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下发《关于加强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明确要求直播平台和个人必须持证上岗,《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成为直播的必要资质。

  ●11月4日,国家网信办发布《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对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直播资质、直播平台的内容管理、网络直播信用体系等提出具体要求。

  不同的行政部门依据各自不同的职权和职责,对直播行业的不同方面进行监管,但这些法规、行政条例基本都存在细则不完善、针对性不强的问题,对于监管责任的分配也语焉不详。

  可见,直播监管仍然存在着难点和盲点。直播自身的特性决定了监管不同于传统媒体的管理思路和策略。视频直播主要是信息的及时性和客观性,“先审后发”的传统管理方式必然不适应直播的新样态。直播平台对主播并没有素质或法律知识门槛的限制,全民主播成为常态,平台本身对于主播们的监管也未能做到每时每刻、覆盖每一个人。新奇的直播内容往往带来快乐,满足猎奇心理,若想要通过网民“举报”而让直播平台对某个主播进行限制,也效果不佳。

  而新兴的文娱产业,从业者庞大且背景多元复杂,尤其“打野直播”的主要发布者,来自农村地区。他们并不觉得玩弄动物是一种“残忍”,这自然和群体性的生活经验有关,但一旦这样的行为被“直播”所吸纳,并让发布者从中得到经济回报,那么牵涉的问题就更加复杂。

  疑虑 直播的法律边界在哪里?

  网络直播的影响范围之广、影响力之深远,让我们不得不担心,不良的直播内容将会带来多么严重的后果。如今出现了非法打野、侵犯隐私的直播案例,不敢想象,以后还会有什么样的违法内容再次成为直播平台的宠儿。

  直播内容的边界主要来自于两方面,一方面是直播内容不能涉及法律法规的禁止性规范;另一方面是直播内容不可以违反公序良俗,不得侵犯其他公民的合法权益。

  公民的行为不得违反法律法规的禁止性规范,这是普遍的认识。但这一条也往往是直播平台内容审查的兜底条款,并不能给出具体的列举或示例。或许主播们并非有意侵犯隐私,甚至取得了画面中人物的许可。但是,播者无意,看者有心。直播的画面仍可能被恶意使用,造成不可想象的后果。英剧《黑镜》第三季中荒诞的场景,或许会成为现实。没有隐私的互联网时代,也会因之而没有安全感。

  成文法永远跟不上快速发展、遍地开花的娱乐产业,甚至行业规范的树立,也往往需要若干次惨痛的代价。说到底,产业的问题不出在监管身上,甚至也不能让直播平台背锅。资本热衷注入的方向,往大了说,洗刷的是整个民族的文化层次。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仅仅在其中问题明显的环节下猛药,病症永远无法除根。 

  

  猎捕三有保护动物达一定数量,猎捕者要担刑责

  “打野直播”中至少出现了使用电子诱捕装置、猎套、猎夹、夜间照明行猎、捣毁巢穴等猎捕方式,且有主播并未持有相关狩猎证。捕捉的动物中,也不乏三有保护动物。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常纪文:根据《野生动物保护法》,电子诱捕器等捕猎工具被明确禁止。其次,猎捕三有保护动物达到一定数量,猎捕者要承担刑事责任。此外,对于非国家保护动物,个人也需获得相关的狩猎证才能进行猎捕。如果违反这些规定,那么打野者涉嫌违法。常纪文认为,此类打野直播应该终止。“不止是对国家保护动物或者三有保护动物,就算是一般动物,从道德上来说都不对,这是一种非常残忍的行为。”他说,根据具体情况,此类直播还可能触犯教唆罪。“直播过程就是一个教唆的过程,教人怎么猎捕,如果确实用禁止工具猎捕达到一定标准、触犯相关法律,属于犯罪。”

  @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韩骁律师:竹鼠是较为珍稀的野生动物,《野生动物保护法》第26条规定“不得虐待动物”,因此应追究虐待竹鼠的“打野主播”的责任。其次,直播虐待行为明显存在牟利性质,属于违法所得,应当予以收缴。此外,猎捕保护动物数量到了一定程度,需要承担法律责任。  

  

  接到违法行为投诉后,平台应停止下架相关节目

  捕捉野生动物的视频,是否能在网上直播?记者致电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12377,工作人员回应称,如果是国家级保护动物则涉嫌违法,如果是普通动物,可以不良信息为由向平台举报。

  平台如何管理此类视频?斗鱼直播工作人员表示,直播户外打野,主播需先在当地林业局或公安局取得相关许可证明,然后向平台报备,否则超管将进行提醒。

  虎牙直播规定,禁止捕捉、虐待、杀戮、食用,或者售卖受国家法律保护的野生动植物;抓捕合法动物时,主播需对自身安全负责。工作人员称,只要没有虐待行为,直播捕捉普通动物没有问题。

  熊猫直播的规定与此相似,工作人员表示,如果捉到保护动物要马上放生,普通动物可以不放,不能出现宰杀现象。

  韩骁律师表示,对于直播虐待野生动物、珍稀野生动物、保护动物等违法行为,网站在接到投诉后,应停止、下架相关节目,阻止违法行为进一步传播。如果网站存鼓励行为,可能与主播形成共犯关系。

  《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规定,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发现其网站传输的信息明显属于法律、行政法规禁止内容的,应立即停止传输,保存有关记录,并向国家有关机关报告。否则将由电信管理机构责令改正;情节严重的,对经营性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由发证机关吊销经营许可证,对非经营性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由备案机关责令关闭网站。(文字来源:新京报等) 

“直播打野”,一键查封机制该出手了!

俗话说,喊破嗓子不如甩开膀子。“直播打野”举报而难禁绝,真要解决这个难题,靠林业部门举手表态,倒不如网监部门拔线拆台。》》详细
 

直播打野 平台别想撇责

保护野生动物绝对不是口头说说那么简单,每个人都应该承担起自己的责任。而相关的直播平台不能看着数量庞大的粉丝,就背弃了自己的应有之义,只追究经济而罔顾道德。》》详细
 

治理“线上打野”功夫在线下

事后诸葛亮再高明,对于解决实际问题都于事无补。既然失控的“打野行为”都在网上无所顾忌,线下的打击者究竟干什么去了,这需要用实际行动来回答,更需要用效果来检验。》》详细
 

对“直播打野”森林公安不妨尽快介入调查 

年初,国家林业局森林公安局下发《关于组织开展“2017利剑行动”的通知》,其中就包括专项打击在野生动物繁衍栖息地、候鸟迁徙通道非法猎捕、杀害野生动物的行为。》》详细

标签:

责任编辑:孔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