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网评论 > 苏网评弹 > 正文

高铁取消“15元盒饭不断供”,舆论关注什么

来源:中江网综合  作者:  2017-01-25 17:11:00

   

  事件回放

  近日多名网友爆料称,乘坐高铁在饭点购买15元盒饭时,被餐车服务员告知此前“不断供”的15元盒饭“卖光了”。而2015年1月1日开始实行的《铁路旅客运输服务质量规范》的“餐饮经营”中明确规定,高铁上“供应品种多样,有高、中、低不同价位的预包装饮用水、盒饭等旅行饮食品,2元预包装饮用水和15元盒饭不断供。”

  对此,有记者以旅客身份致电12306客服热线获悉,该规定自2017年1月1日起不再执行,“列车上可以卖15元套餐,也可以不卖,且15元套餐售完即止,中途不再补给。”也就是说,“15元盒饭”仍会供应,但并不保证数量,售完之后只能选择其他价格的套餐。

  支持者认为: 

  既然铁总已经改企,自主定价似乎也无可厚非。多数舆论对此也颇为支持。

   

  正如网友“醋葫芦_玉楼春”所说,“原则上高铁上的40块钱盒饭不算贵,在酒店一碟咸菜要40也没见几个人喊贵,本身就不盈利,总不能什么事上都赔钱,另外高铁有效的缩短了城市之间的距离,旅客嫌贵完完全全可以到家再吃,反正中间的时间也不是长很多”。

  网友“默默不再回首2011”表示:“你有供不供的规定,我有吃不吃的选择。其实这是市场规律,没什么可争论的。坐高铁不是在家里,高铁餐饮其实只是备餐,不是必需。”网友“火火狐狸2012”也认为:“现在大家消费水准都比较高,餐品食用也是多种多样,各价位不等有多种选择也是科学的。”

  有媒体认为,高铁取消“15元盒饭不断供”做得对。“社会上的餐馆定价都是放开的,高铁上的食品也是自由购买,当然也该实行自主定价,随行就市。再说,形势是随时变化的,如果社会物价涨了,盒饭成本上升了,强求“15元盒饭不断供”会怎么样?高铁餐车必然偷工减料,降低成本,并不能让消费者享受到实惠。”

  反对者认为: 

  即便中国铁路已经转企,也不妨碍它的公益属性。毕竟“国”字当头,不能一切向“钱”看。

   

  网友“玉树临风_wjh”表示,“坐高铁的绝大多数是百姓,以少部分人的需求来作为不做的理由就太牵强,关键是把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抛在了脑后。这是最值得担忧的!”

  “不再对某一餐食品种价格做硬性规定,看起来更灵活,也更符合市场经济要求,这话听起来没毛病。在垄断或半垄断经营的环境下,规定高铁上‘15元盒饭’不断供,看似有点计划经济,其实有一定合理性。”《新京报》在社论中表示,保证“15元盒饭”不断供,至少可以保证那些有需求的低消费群体有的可选。如果这个规定以后都不再执行,在缺乏竞争和选择空间的情况下,低价盒饭会不会在高铁上绝迹?

  舆论真正关注的是什么? 

  今年春运13日正式拉开帷幕,高铁盒饭问题却再次“抢占头条”,成为大家热议的焦点。那么,关于“高铁15元盒饭”,舆论究竟关注的是什么?

  对价格的关注当然是一个重要方面,但是又不止是价格的问题。舆论其实更关注背后的定价逻辑,以及高铁的“服务意识”。

  去年春运期间铁总还在为努力保证“15元盒饭不断供”而努力,今年情形却突然变了,“15元盒饭不断供”这一规定突然被取消,事先没有任何通知,也未征求社会各界的意见。一个多年实行的规范说变就变,是否符合程序合理要求,而“应该有”的15元餐食是否真的会有?质量又如何?这些问题,铁总在回应中都没有触及。

  正如一位网友所说,“现在出现这么多的质疑声,也是与实施规定前没有进行民调的结果,所以总是有质疑也是正常的。”

  如果在“15元盒饭不断供”是否取消这一问题上,铁总能多征求一下民众的意见,当网友质疑时,能够给出充分并且客观的理由和依据,类似的争议或许会少很多。其实,除了价格,公众更加难以接受的或许是难吃的盒饭和相关部门办事的态度和方法。(本文综合新京报、北京青年报等报道)

 

  各方观点  

  不妨给“高铁盒饭”设定利润区间 

  有记者采访证实,从今年1月1日起,“15元盒饭不断供”已停止执行。“15元盒饭不断供”,源于两年前实施的《铁路旅客运输服务质量规范》,该规范要求“供应品种多样,有高、中、低不同价位的预包装饮用水、2元预包装饮用水和15元盒饭不断供”。对此,中国铁路总公司官员回应称,铁路方面“目前不再针对某个单一餐食品种做硬性规定,而是要求针对多样化需求为旅客提供高、中、低档不同饮食产品”;目前高铁提供的餐食还是有很多10元以下的,比如饺子、包子、面包等。

  笔者在高铁上吃过几次饭,价格基本上在四十块钱上下。对于普通工薪族,如果没有出差伙食补助,个人掏钱花40多块钱吃一个盒饭,多少还是有点小“奢侈”。因此,乘客对于“15元盒饭”问题很是关注。

  火车上的移动空间面积有限、环境封闭,所以餐饮价格较高也是情理之中。但很多时候贵得不是一点半点,而且服务体验也欠佳,所以不少乘客选择自己带方便食品,或者干脆忍着不吃。目前,高铁不愿意售卖15元盒饭,关键是15元盒饭达不到高铁方所希望的利润。如果利润理想的话,卖15元的盒饭和50元的盒饭,对于经营方来讲,是没有区别的。而且可能由于15元盒饭价格低廉卖得快,反而赚钱更快更多。现在的问题是,以当下的物价水平,15元的盒饭要保持铁路方理想的利润率,就可能降低盒饭的质量。而质量一降低,乘客就很难接受,不愿问津。之前有记者调查显示,15元盒饭在高铁上卖得并不好。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价格并不是关键问题,关键问题是高铁售卖的食品应该赚取多少利润,否则,一味讲价格则有可能造成误导。

  明白了这个道理,接下来各方应该怎么做。在一般的、竞争充分的市场,商家应该赚取多少利润,应该由市场来决定,政府监管或者其他主体的监督,都不应该过多干预。但高铁的食品市场,是一个特殊的、没有竞争的市场,因此价格监管部门,不应该将高铁的食品市场视作普通的市场而无所作为,相反,应该积极地干预,在经过充分调研、论证的基础上,对于高铁食品的利润率予以明确的规定,设定利润区间,不得逾越。在这种情况下,即便核算下来高铁盒饭的价格超过15元,也是可以接受的。因为这能够从总体上、从根本上去除高铁食品、商品的暴利,仍然是乘客受益。

  事实上除了高铁,在一些相对封闭的特定空间,没有竞争或者竞争不充分,商家容易形成价格联盟,比如机场,比如小区物业收取车辆保管费等等,政府物价管理部门,都应该积极介入,有所作为,确定利润率,这是保护消费者的有效方式,也是物价部门职责所在。(周云)

  高铁取消“15元盒饭不断供”做得对

  1月12日晚,网上一则视频曝出,乘坐高铁在饭点购买15元盒饭时,被餐车服务员告知此前“不断供”的15元盒饭“卖光了”。1月13日上午,记者两次以旅客身份致电12306客服热线,有工作人员回应称,“15元盒饭不断供”政策自2017年1月1日起不再执行,15元套餐售完即止,中途不再补给。(1月13日《法制晚报》)

  虽然中国铁路总公司官网暂未公布,但我相信高铁不再执行“15元盒饭不断供”政策是真的。事实上,铁总运输局营运部副主任黄欣在回应央广网中国之声采访时表示,铁路餐饮不再针对某个单一餐食品种做硬性规定,而是为旅客提供高、中、低档不同饮食产品,目前已经发展到400多个品种,有很多10元以下的,比如饺子、包子、面包等。他的回应其实就在变相告诉大家,铁总不再要求“15元盒饭不断供”了。

  高铁取消“15元盒饭不断供”规定,无疑是正确做法。这不仅是因为高铁的餐食有10元以下的,让盒饭最低15元失去实际意义,更主要是因为餐饮并非特殊商品,不应实行行政定价。社会上的餐馆定价都是放开的,高铁上的食品也是自由购买,当然也该实行自主定价,随行就市。再说,形势是随时变化的,如果社会物价涨了,盒饭成本上升了,强求“15元盒饭不断供”会怎么样?高铁餐车必然偷工减料,降低成本,并不能让消费者享受到实惠。

  不过,说高铁取消“15元盒饭不断供”做得对,并不能就到此为止,只讲餐饮应该实行市场化定价的道理。否则,我就成了“王志安式”的专家了。认同高铁不再要求“15元盒饭不断供”,不等于认为高铁上的餐饮经营现状就是完全合理的。否则,高铁取消“15元盒饭不断供”规定,也不会引起公众的高度关注和热议。很多人希望高铁上能继续有15元的盒饭,并不是花不起15元以上的钱吃一顿饭,而是不满火车上的餐饮价格太高,超过实际价值。

  铁路乘客都知道,火车上的食品一向要比正常市场价贵得多。比如高铁上的盒饭普遍四五十元一份,而同等的饭菜在快餐店可能只卖一二十元。当然,铁总的黄欣副主任也说了,铁路餐饮已经有400多个品种,有很多10元以下的。可必须要指出的是,10元以下只是绝对价格较低,这些食品仍是比正常市场价贵不少的。比如正常3元多钱一桶的方便面,火车上要卖五六元。去年2月,上海铁路局曾宣传推出8元三明治和6元肉卷,获得不少评论员点赞叫好。其实,那8元三明治和6元肉卷与店里的货不一样,是瘦身版的,当正餐吃根本不够。

  不可否认,高铁上有10元以下的餐食供应,总比只有40元以上的盒饭好些。但这并未完全解决问题,还不能让旅客真正满意。事实上,旅客也不是不讲理,火车上制作餐食有特殊性,没几个人要求高铁上的盒饭与街头完全同价。问题是,铁路部门利用火车开行时的垄断地位,销售的很多食品不仅价高还质次。常有人晒中外不同航空公司的飞机餐,有的真挺引入食欲,可你见过几个人在吃高铁盒饭之后,称赞味道不错的?网友晒出的许多火车盒饭,“那画面太美我不敢看”。更不要说一些列车上卖伪劣小食品了,比如把“蓝莓枣”称为“蓝莓”叫卖。

  总而言之,我们固然需要高铁上能有低价餐食,但主要不是想高铁盒饭能设最低定价,而是希望铁路系统在经营理念和服务水平上能有真正提升。铁路的餐饮经营可以赚钱,高铁上也可以有高档餐食,铁路餐饮经营的改进可以先定个小目标,但绝不能继续以“一锤子买卖”心态做生意,千万别让“有很多10元以下餐食”成为掩盖真问题、拒绝真改革的幌子。(李清)

  “热炒”高铁盒饭是否火候过头了?

  针对高铁上有乘客遭遇此前承诺不断供的15元盒饭却卖光了,12306表示,这个规定从今年开始不再执行了。铁总运输局营运部副主任黄欣回应:目前不再针对某个单一餐食品种做硬性规定,而是要求针对多样化需求为旅客提供高、中、低档不同饮食产品。产品供应不但有10元以上的,还有很多10元以下的餐食。(1月13日新华网)

  这不禁让笔者想起一个笑话。购客问卖桔子的大爷:“桔子多少钱一斤?”大爷回答说:“三元一斤”顾客再问:“十元钱三斤卖不卖?”大爷说:“不卖,我只卖三元一斤。”铁路春运帷幕拉开首日,有人担忧并热炒“15元高铁盒饭”,不正是固化思维下的一则笑话吗?当铁路部门“产品供应不但有10元以上的,还有很多10元以下的餐食”袭来,可见得,“热炒”高铁盒饭还真是火候过度了。

  春运,不是一个人的欢喜与忧伤。春运途中,铁路面对的是形形色色的旅客,需要提供的是多元的服务。民以食为天,乘火车出行的人,层次及收入水准各不相同,因而在火车上对盒饭档次要求也就不同,作为大众化交通工具火车,理应提供价格及档次不同盒饭。因此,“目前不再针对某个单一餐食品种做硬性规定,而是要求针对多样化需求为旅客提供高、中、低档不同饮食产品。”铁路部门的做法,是市场的要求,也是细致服务的必然。

  高铁盒饭真那么贵么?从10元以下、10元、15元、30元、40元、60元的阶梯式价格来看,贵从何而来?或许,我们只是出了15元的价,想要28元、30元、甚至60元的餐食。谁都想物美价廉,就好比多数人习惯了在菜场讨价还价一样。可是,相比机场,高铁盒饭已经“平民”得可以,哪怕是相比影院,相比餐馆,我们都没有必要对最大限度保证安全,又且车在旅途不便食品保存,还需多番历练的高铁盒饭贴上“贵”的标签。

  春运,也不只是属于我们旅客的欢喜与忧伤。要知道,为了应对激增的旅客,铁路部门需未雨绸缪、摩拳擦掌,因为他们面对的正是“众口难调”的“上帝”。我们对座位条件有不同要求,对食物口味和价格也有不同要求,哪怕是对一根香烟都有不同的抗拒和诱惑,等等。面对着“南来北往”的你我,掌勺着“酸甜苦辣咸”众口不一的餐食,我们又岂能以个人的喜好狠狠“热炒”这样的春运菜谱。

  其实,换个角度看,“热炒”高铁盒饭也映射出了我们走得更好、更顺心的铁路春运。如马斯洛所说:“人有五种层次的需求,如阶梯一样从低到高。”春运情同此理,返乡的乘客们也有几种需求,先是有票,再是有座,再是坐得舒服,然后才能轮到有吃的,吃得好。过去很多年间,人们的精力都用在排队抢票上,都在被拥挤污浊的乘车环境所扰,很少考虑到吃饭问题,甚至一路饿到家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如此看来,盒饭成为春运焦点这事儿本身也是可喜的。

  当然,我们都期待能遇见更称心如意的高铁餐和高铁服务,但这绝不是我们将个人喜忧强求“裹挟”民意的理由。看看多少人在春运中走得更便利了,多少人在春运途中吃得更顺心了,南来北往的你我,对高铁盒饭真不需要“炒”得火候太过了。(王建刚)

  “15元盒饭不断供”规定不能简单取消了之

  针对铁路部门已取消“15 元盒饭不断供”规定一说,中国铁路总公司运输局营运部副主任黄欣回应:对于餐食也按照实事求是的态度,不再针对某个单一餐食品种做硬性规定,而是要求针对多样化需求为旅客提供高、中、低档不同饮食产品。中国铁路餐饮供应不但有10元以上的,还有很多10元以下的餐食。(1月13日央广网)

  应该说,从表面上看,铁路总公司相关负责人的这一回应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首先,从铁路旅客运输服务质量规范来看,铁路方面确实没有必要在其中对单一供应某个品种的餐食作出具体的规定;其次,从旅客的多元化需求来看,取消这一硬性规定也不无道理。

  不过,如果再琢磨一下,就可以发现所谓还有很多10元以下的餐食其实暗藏猫腻,比如列车上一桶方便面价格大多在10元钱左右一桶,这确实是比15元盒饭要便宜,可如果和当地商店里同类方便面相比,其价格无疑要高出很多,这种便宜显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便宜,而是别有用心的偷换概念,也说明铁路部门还是没有真正从牟取暴利的惯性思维中走出来。

  换言之,这种便宜只是不同食材之间的价格差异罢了,与国外列车上商品价格同城同价相比根本不能相提并论,这说明铁路部门的经营方式还是以老大自居,还是以垄断为主,这显然与人们的诉求和期待相去甚远。

  很显然,取消“15 元盒饭不断供”规定容易,可如何在保障旅客多元化需求的同时保障好旅客的切身利益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比如南方人都爱吃米饭,如果列车上只供应面食怎么办?又如,包子、面包、方便面虽然看似便宜,但对农民工来说一则不充饥,二则需要的量相对来说比较大,算起来实际价格很可能比15元的盒饭还要贵,这是不是能为谋生不易、精打细算惯了的农民工所接受?

  更重要的是,春运列车上的旅客群体以返乡的农民工为主,作为铁路部门更该考虑的是如何为农民工们提供贴心、舒心、称心的服务,如何让他们吃上价廉物美、热气腾腾的饭菜,使他们能愉快地返回家乡。换言之,越是在这个时候,铁路部门越要增加15元盒饭的供应量,这样才能满足农民工旅客群体的需要,可现在铁路部门却说要取消“15 元盒饭不断供”的规定,这不仅与15元盒饭需要量大增的现实情况相悖,也意味着广大旅客随时随地都面临着15元盒饭无货可供的窘境,这样做显然考虑欠周。

  因此,笔者以为,铁路部门对“15 元盒饭不断供”规定绝不能简单取消了之,更不能以旅客有多元化需求为借口断供15 元盒饭,而是要真正打破垄断经营的模式,并根据春运期间旅客数量多及列车上消费餐饮的主要群体是广大农民工兄弟这一实际情况,坚持薄利多销、同城同价,一方面增加不同的餐食品种,以满足旅客的多元化需求;另一方面要大幅度增加低价盒饭的供应量,并做到坚决不断供,这样才是真正的实事求是的态度,也才能真正满足广大旅客的需求,如是才能让旅客在享受快捷铁路交通的同时享受到铁路部门人性化的贴心服务,愉快地回到远方的家乡,我想,这应该是我们每个人(当然也包括铁路部门)都期待的最美好的结果吧。(孟木二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