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图片20180926163105.jpg
中小学生做作业时间太长该如何化解
2017-12-22 14:37:00  来源:北京青年报  
1
听新闻

  一家人工智能教育平台最新发布的《中国中小学生写作业压力报告》显示,91.2%的中国家长有过陪孩子写作业的经历,其中每天陪写的家长高达78%。过去3年来,我国中小学生日均写作业时长由3.03小时降低为2.82小时,即便如此,今年的最新数据仍是全球水平的近3倍。

  这一数据并不令人奇怪。近来,“我做错了什么,要陪孩子做作业”之类吐槽文章和“上海爸爸陪娃写作业气到崩溃”等新闻,无不在网络上引起热议。中国中小学生的作业时间是否过长?我们又该如何应对这一老大难问题?

  我国中小学生日均作业时间是全球水平的3倍,这是否能说明中国学校布置的作业是国外的3倍?有人认为,中国教育依靠的是题海战术,发达国家学校往往注重寓教于乐,外国青少年的校园时光是悠闲而美好的。事实真是如此吗?

  去年英国《卫报》刊登文章,介绍了海外家长与学生在面对繁重课业负担时的烦恼。文中,一位来自伦敦的家长抱怨道:“我儿子总是感觉作业压力大。”原来,他的儿子的作业是制作一张关于一战的海报,为此要花上好几个小时查找资料。这不仅占据了他很多时间,而且他最后也没学到什么,带给他的只有压力和睡眠不足。外国孩子并不都能在求学生涯中优哉游哉,相反,需要完成的作业对他们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近年来,每到中考高考季,网络上都会出现法国高考作文题。这些题目的“高大上”,总能引来网友的一阵赞叹。殊不知,若不具备出色的思辨能力与深厚的哲学素养,是无法写出令人满意的答卷的。而这些能力的养成,离不开相当充足的阅读量。欧美青少年在课后需要完成读书心得、研究报告,难度颇高。简而言之,绝无轻松二字可言。

  每当谈到中国学校的作业情况,“减负”总是个绕不开的话题。我们是否能将“减负”粗线条地理解为让学生少做一些作业呢?今年11月4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大会决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教师教育中心“花落”中国上海,这足以证明上海的基础教育水平已经得到了全世界的认同与肯定。外国教育工作者频频到中国来交流、取经,说明他们已经认识到中国的基础教育不仅有“题海”,更有不少闪光点。何况,在中、高考仍是我国选拔人才的重要手段的大背景下,简单粗暴地减少作业并不妥当。

  由此可见,问题不在于作业的数量与难度,而在作业的设计是否合理、科学。实际情况是,不少中国学生和家长将大量时间浪费在无用功上,以致对完成作业产生厌烦情绪。家长签字、给孩子批改作业、替孩子做课件、办手抄报……孩子的“家庭作业”变身“家长作业”的现象让人啧有烦言。为了突出家庭作业的丰富性与多样性,全国各地的中小学纷纷祭出奇招、怪招,但这些作业的合理性,却很难得到科学的检验。如果能将时间与精力花在刀刃上,能让学生与家长在完成作业后目睹切实的教育效果,相信大家的情绪会大不一样。

  比如,许多能够在课堂里布置的作业,是否可在教师的监督与指导下完成?如此一来,家长、学生的负担都将得以减轻。又比如,某些高度重复、机械操作性的作业,应该被替换为更具实效性、针对性的作业。

  另一方面,中国家长亦不妨调整心态,将“望子成龙”的心理预期适当降低。深夜“吼妈”“吼爸”的出现,是在教育理念和教育方法上出了问题。教育,就是用一棵树摇动一棵树,一朵云推动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一个灵魂。当陪读演变为必不可少的生活任务,家庭教育也就变了味。与其为此伤心伤肺,伤筋动骨,不如让陪写作业变得更为弹性。如此,学生与家长也能拥有更为轻松的心态。

  要让中国中小学生的作业设计变得更为科学,并不容易,需要社会方方面面的支持与协作。因此,比起无休止的抱怨来,不如将更多精力投放到实干中去,让中国作业与中国基础教育一样,成为世界的典范。(李勤余)

标签:
责编:孔婧 崔欣
上一篇
下一篇